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少帥你老婆又跑了章節目錄 第2163章 開閶番外(1)

章節目錄 第2163章 開閶番外(1)

    后來,顧輕舟再也無緣見那位寧先生一面,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永遠不老。

    玉佩被她帶回了家。

    她沒有送給自己的孩子們,而是給了陳素商。

    因為素商懂術法,這玉佩她留著更有用。

    “謝謝姑姑。”

    素商道謝。

    拿到了玉佩,陳素商把它交給了顏愷。

    顏愷不要:“給天承吧。”

    “蠻貴重的,你先保管。”

    素商道,“等他大了一點再給他吧。”

    顏愷接了下來。

    他們最近都在新加坡,菲律賓那邊的事告一段落,他們回來享受假期。

    夫妻倆帶著天承在街上一家咖啡廳坐定,看著大街上人來人往的。

    陳素商突然問顏愷:“天承也五歲了,咱們要不要再生個女兒?”

    顏愷一聽,臉都綠了。

    他有三個妹子,哪一個好伺候?

    照顧老婆、天承,都是他的責任。

    他還要工作。

    再添個女兒,累死他算了!他堅決搖頭:“我不要!”

    陳素商笑了起來。

    天承已經能滿地跑了。

    他趁著父母說笑的時候,跑到了街上。

    陳素商連忙去追兒子。

    她出門時,還差點撞到了一個女孩。

    女孩約莫十八九歲,有著白皙的肌膚,一看就不是新加坡常住的,可能剛搬過來沒多久。

    “對不起!”

    女孩兒先跟陳素商道歉。

    陳素商一瞧見她,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她臉上,微微愣了愣。

    “太太,您沒事吧?”

    女孩兒很急,似乎在趕路,但還是很有禮貌關心發呆的陳素商。

    陳素商回神:“我沒事。

    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子:“……”這個問題有點突兀。

    顏愷也走了出來。

    “你去追天承,他過馬路了。”

    陳素商對丈夫道。

    顏愷有點狐疑,先走了。

    女孩子猶豫了,回答陳素商:“我叫沈成芮,我才搬到新加坡不久,不太認識您,太太。”

    她不是獨自一人,旁邊還有個小姊妹。

    和沈成芮相比,她的小姊妹顯得很焦慮。

    “……太太,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同學的汽車被盜了,我們要去護衛司署報警。”

    沈成芮道。

    陳素商略微點頭,讓她們倆過去了。

    兩位女孩子腳步匆匆里去。

    顏愷把調皮的兒子追了回來,見陳素商還看著女孩子的背影愣神,問她:“怎么了?”

    陳素商笑:“方才看到一個女孩子,可能會對得上我昨天給開閶算的那一卦。”

    顏愷知道昨天那一卦,他們還取笑了司開閶很久。

    他連忙也去瞧:“哪一個?”

    “她說,她叫沈成芮。”

    陳素商笑了笑,“走啦,回家。”

    沈成芮陪姜穎來到護衛司署的時候,發現警衛比平時嚴格了許多,往常是兩個持著警棍的警官站在門外,今天卻都舉著步槍。

    見她們出現,兩人肅目端量,氣場極大。

    姜穎拉了拉她,輕聲道:“阿芮,我們是不是來錯時候了?

    不然算了吧。”

    “這怎么能算?

    你家汽車不要了?”

    豪華座駕,姜穎不心疼,沈成芮還舍不得呢,“別怕,我們是來報案的,又不是什么非法份子,他們不會為難的。”

    姜穎假期里新學會了開車,見天氣好,偷偷開了她大哥的汽車約沈成芮去郊外玩,誰知汽車被偷,簡直不要太慘。

    沈成芮是知道姜穎大哥姜源為人的,對親妹看管嚴厲,汽車被偷是小,要讓他知道姜穎不帶保鏢就獨身出去玩還遇到了小偷,這事兒能被訓一年。

    姜穎害怕極了,沈成芮就來陪她報案,希望能在姜源回新加坡前把汽車找回來。

    “可是,如果還是找不到呢?”

    沈成芮嘆氣:“總要試了才知道,你不報案,那可就真的丁點機會都沒有了。”

    滿心顧慮的姜穎點點頭,隨她走進華民護衛司署。

    門外那兩舉著槍的大漢沒有阻攔。

    進去之后,向來忙碌的司署里人員安分,個個都坐在自己位子上低頭翻看文件,竟沒人上前招待她們。

    姜穎不明白的看向身邊好友。

    他們不理,沈成芮就站在中間開口:“我要報案。”

    一句話打破廳內平靜。

    眾人像是被嚇到了般,紛紛望向她們。

    怎么了?

    連沈成芮都覺得奇怪了,她又強調一遍,“報案。”

    居然還是沒人起身。

    氣氛不對勁,姜穎怕事,心里又開始打退堂鼓。

    沈成芮卻是個膽大的,觀察了下眾人,正準備挑個管事的人去他桌位前說話,就聽見里間辦公室那傳來開門、閉門的聲音,緊接著就有人闊步出來。

    他是護衛司署長官的弟弟宋新立,也擔任要職。

    “把半年來咱們經手過的與嗎啡有關的案子都找出來,要快!”

    其他人聽了,手上動作都加速了。

    宋新立說完就準備鉆進旁邊自己辦公室,卻被忽然躥到自己面前的少女攔住。

    對,就是躥。

    沈成芮大氣不喘的質問:“你們是怎么回事,報案都不接了,還給不給我們華民辦事了?”

    她有些不高興,說好的為華民服務、對華民負責呢?

    才問完,終于有警員過來解釋:“這位小姐,我們都在忙,您先等等。”

    “我們還急著呢。”

    宋新立皺眉問下屬:“鐵三,怎么回事?”

    “宋副署,她們說要報案。

    但現在哪有人手接待?”

    宋新立臉上的不悅之色更濃,訓斥道:“說了不能影響正常辦公,你們都把話聽哪里去了?”

    他親自接待沈成芮和姜穎,問清汽車丟失的地點和前后細節,又留了聯系方式,說有消息就立馬通知她們。

    做好筆錄時,警員捧著一疊文獻過來:“副署,您要的資料。”

    宋新立起身接過,客氣的和她們說再見,讓下屬相送。

    一起從接待室出來,沈成芮見宋新立朝走廊末處走,好奇的轉身,正見他站在“司署辦事處”的門口,有禮的喊了聲“報告”。

    他不是副司署嗎,司署也就是他親哥哥,還用得著這樣?

    辦公室房門開合的瞬間,沈成芮聽見里面一句沉穩威嚴的問話“都明白嗎”,緊隨的則是畢恭畢敬的答聲“是”。

    “阿芮,你在看什么?”

    姜穎見她腳步停頓,不明白的隨好友視線望向身后走廊,卻空空如也。

    “沒什么。”

    沈成芮自小耳力過人,姜穎可能沒聽見,那司署辦公室里有大人物呢!否則若只是司署長官和下屬談事,就不會是副司署出來跑腿找資料了。

    她們出了護衛司署,姜穎站在門口跟她告別,說是要回姜宅了,再晚就會錯過她大哥的查崗電話。

    沈成芮笑,調侃道:“就沒見過這么怕哥哥的人,快回去吧。”

    “所以才說羨慕你嘛,我先走了,謝謝你陪我來報案,改天請你吃飯!”

    姜穎招手喊了路邊的人力車,匆匆離開。

    沈成芮不太想那么早回家,見旁邊有條擺著很多有趣玩意攤位的小路,就邊走邊看了起來。

    沒走幾步,看見路邊有個男人正蹲著和一七八歲的小女孩說話,那滿臉含笑的誘哄模樣,像極了一位討女兒歡心的父親。

    沈成芮本是隨意一瞥,幾乎下意識就收回視線,但不對勁的直覺,提醒她再次看了過去。

    那男人手里本拿著好幾樣玩具,一直在不停說話,女童卻總是搖頭,還抵觸對方觸碰。

    忽然,男人臉色一變,丟開手里玩具直接不顧女童的掙扎,抱起她就要拐向人稀處。

    “站住!”

    沈成芮喊聲走過去。

    誰知那男人聽見聲音,緊抱著孩子跑得更快了。

    沈成芮左右看了看,彎身抄起路邊的石子就朝那男人的腿彎處彈去。

    男人被擊中,直接倒向路邊的雜物堆。

    沈成芮沖上前,自他身前把女童拉起來,先是檢查了番,柔聲問:“小妹妹,你沒事吧?”

    女孩滿臉驚慌失措,搖頭后立馬說:“姐姐快救救我,我不認識他。”

    “我知道。”

    男人兇神惡煞的瞪向沈成芮,“你是什么人,搶我女兒做什么!”

    “他才不是我阿爸!”

    女孩強調。

    沈成芮居高臨下看著他狼狽從地上爬起,見對方不逃反而還要跟自己理論,好笑道:“聽見了?

    她不認識你。”

    “小孩子頑皮任性,非要我給她買玩具,家里哪有那么多閑錢慣她!我看你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做,跑來管別人家的家務事,再這樣我去告你。”

    男人氣勢不低。

    “行啊,旁邊就是華民護衛司署,我們過去理論理論?”

    沈成芮豈是三言兩語就能被唬住的?

    “你這妮子是不是有病,跑路邊搶人閨女還打人。

    都快來看看,光天化日之下她搶我女兒!”

    這男人居然敢喊人,本來遠遠看熱鬧的真就圍了過來。

    他見勢就更起勁了:“我這丫頭從小就不服管教,出了門看見什么好的貴的,都要買。

    我今天錢帶的不夠沒辦法給她買,就哭著嚷著不肯走,還不肯承認我是她阿爸,要跟著陌生人走,真是沒天理了!”


同類推薦: 校花的貼身高手狂探寵物天王讀書成圣撿個殺手做老婆古董商的尋寶之旅我真是大明星很純很曖昧

金吊桶香港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