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長樂歌章節目錄 第四百八十九章 冰糖葫蘆

章節目錄 第四百八十九章 冰糖葫蘆

    小侍女自然是蘇盈袖假扮的了,雖然化妝術掩蓋住了她那張禍國殃民的臉,但那雙勾魂攝魄的眼,卻已將她的身份,在陸云面前暴露無遺了。

    “還不是太想見到夫君了……”蘇盈袖掩口一笑,美目癡癡的看著陸云道:“上次一別,距今已經有四十四天,沒見過夫君的面了。感覺就像過了一百年那么漫長。”

    “咳咳……”陸云別過頭去,他是真受不了蘇盈袖這肉麻的情話。

    “難道這么長時間,夫君就沒思念過人家嗎?”蘇盈袖輕巧的繞到陸云另一邊,哀怨的仰頭看著他。

    “這個……”陸云尷尬的用手指撓了撓腮幫子,好半天憋出一句道:“確實,想過。”

    “就知道夫君心里有人家。”蘇盈袖一邊甜甜的笑著,一邊端詳了陸云一會兒。忽然,她伸手比了比自己的頭頂道:“夫君好像長高了些呢?”

    “有嗎?好像是吧……”陸云自己沒什么感覺,但仔細一想,之前似乎還和崔寧兒一般高的,現在她卻已經只到自己的耳朵了。

    “也不奇怪,夫君還是少年呢。”蘇盈袖開心的笑著,和陸云肩并著肩往前走著。走著走著,蘇盈袖忽而秀眉微蹙,看著熙熙攘攘的行人,小聲說道:“會被人沖散的。”

    然后不待陸云答話,她便伸出纖纖玉指,牢牢牽著他的衣袖,紅著臉道:“這樣就沒問題了……”

    陸云的臉也漲的通紅,心說在旁人看來,兩人這不就是在大街上牽手嗎?大庭廣眾之下,真是成何體統?

    確實,行人不時擁到兩人身邊,但每每眼看就要撞上時,那些人身體卻不受控制的偏向左右,根本沾不到兩人的衣角。

    陸云張張嘴,想要指出蘇盈袖說的不對,卻只覺得一陣口干舌燥,竟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又想要甩開蘇盈袖的手,心中竟涌起一陣荒謬至極的不舍之感——他居然有些陶醉在,兩人這種親密的感覺中了。

    陸云像喝醉了酒一般,兩腳踩著棉花一般,臉紅到了耳朵,看都不敢看蘇盈袖一眼,卻仿佛沒感覺到袖口的重量,就這樣任由她牽著衣袖,漫無目的的走了好久好久。

    不知過了多久,蘇盈袖忽然湊到陸云耳邊,柔聲說道:“相公,我們像小情侶一樣的在逛街呢。”

    燕語鶯聲,吐氣如蘭。

    陸云剛剛才恢復了正常膚色的脖子,刷的一下又紅了。

    他趕忙抽出自己的袖子,有些狼狽的咳嗽一聲,想要緊追幾步攆上阿姐,好離這妖女遠一點。可他四處掃視一圈,哪還能看到陸瑛和崔寧兒的影子?

    “相公放心,寧兒會把姊姊送回家的。”只聽蘇盈袖嬌聲道:“人家一直有個愿望,就是像現在這樣,跟相公單獨逛逛街。”

    “我覺的你是不捉弄我,就渾身難受。”陸云雙手搓搓面皮,無奈的嘆了口氣。兩人有了那層關系后,他明知蘇盈袖是心懷叵測的妖女,卻仍然不由自主的放開了心防。這下他哪還是,魅惑眾生的太平道圣女的對手?

    “這確實怪奴家。”蘇盈袖笑嘻嘻的賠著小心道:“但實在是太久沒見相公,忍了半天還是忍不住,想要捉弄相公一下。”

    “呃……”陸云尷尬的輕咳一聲。心下卻有些犯了嘀咕,不知蘇盈袖所說的捉弄自己,是指故意牽著自己的衣袖,讓自己不知不覺和阿姐失散。還是單單指方才那一句話。

    陸云自己都沒意識到,不知不覺中,他已經忽略了被蘇盈袖捉弄這件事本身,心思卻放在猜測她的心意上了……

    “相公對奴家,真的不一樣了呢……”蘇盈袖似有所感,開心的看著陸云。

    “咳咳,胡說,哪有什么不愿意……”陸云忙掩飾的咳嗽兩聲,給出自己的解釋道:“我是因為上次的事情欠了你的人情,所以才會讓著你的……”

    “噗嗤……”蘇盈袖還沒見過陸云這樣慌亂呢,不由掩口直笑。

    “確實是這樣的。”哪怕自欺欺人也好,陸云終于調整好了情緒,一臉平靜的看著咯咯直笑的蘇盈袖。

    “那可是足足兩百萬兩銀子呢,光讓著我可不行。”蘇盈袖笑夠了,手扶著小腹,狡黠說道。

    “那你要怎樣?”陸云問道。

    “你得答應我三個條件。”蘇盈袖一臉認真的看著陸云道。

    “又來……”陸云一陣頭大如斗,加上之前還沒完成的兩個,這就五個條件了。這妖女是打算吃自己一輩子嗎?

    “夫君覺著為難嗎?”蘇盈袖怯生生道:“實在為難就算了,反正錢財都是身外之物,就當丟了吧……”

    錢財是身外之物,但那可是足足兩百萬兩啊!比這世上絕大多數人的命都值錢的多……這樣想來,倒也不能算她在敲竹杠。

    “好吧。”陸云神情凝重的點了點頭。

    “太好了,就知道夫君是個有擔當的男子漢。”見陸云雖然為難,卻沒有討價還價的答應下來,蘇盈袖不由心花怒放,一陣陣沒來由的開心。

    “那我提第一個條件了。”蘇盈袖笑嘻嘻道。

    ‘她果然早有圖謀!’陸云不由心下一緊,暗自警醒道:‘保叔常對我說,‘英雄難過美人關’,男人在美女面前,總是會失去理性,稀里糊涂就賠上一切。,我不能被她營造出來的假象迷惑了……’

    如是思量之下,陸云心中旖旎盡去,沉聲問道:“說吧,你要我做什么?”

    “人家想讓夫君……”蘇盈袖含笑看著陸云,脆生生道:“請人家吃一串冰糖葫蘆。”

    “呃……”陸云吃驚的張大嘴巴,好半晌才不確定問道:“冰糖葫蘆?我沒聽錯吧?”

    “嗯,冰糖葫蘆。”蘇盈袖點點頭道:“夫君聽力很好,一個字都沒聽錯。”

    “是字面意思嗎?”陸云還是不放心。

    “就是字面意思。”蘇盈袖指了指遠處,那插在稻草把子上的,一串串五顏六色、嬌艷欲滴的糖葫蘆。

    “好。”陸云仿佛唯恐她反悔似的,趕緊就往賣糖葫蘆的攤子走去。


同類推薦: 寒門狀元錦衣春秋官居一品第三帝國山溝皇帝唐磚帝國吃相寒門崛起

金吊桶香港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