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劍破九天章節目錄 第3500章 終生難忘的教訓

章節目錄 第3500章 終生難忘的教訓

    三日之后。

    天意行宮猶如一道流星,在云巔之上疾馳。

    自從擺脫了百煉古宗的神王之后,這三天一直風平浪靜。

    而這個時候。

    躺在大殿角落里,陷入昏迷的姜天意,逐漸清醒過來。

    意識還在恢復中,他迷茫地睜開了雙眼。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英俊剛毅的臉龐,神色平靜,雙眼深邃如星空。

    姜天意怔了一下,動了動嘴唇,聲音有些嘶啞的道:“天行公子?你……是你幫我療傷,喚醒了我?”

    紀天行點點頭,開口說道:“你的傷勢并無大礙了,再休養調息幾個月,應該能恢復如初。”

    “多謝天行公子!”姜天意滿腔感激,連忙道謝。

    隨后,他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問道:“天行公子,秦棟和辰嵐……百煉古宗的人在哪?”

    紀天行搖了搖頭,語氣平靜的答道:“三天前就被我甩掉了,現在應該在追殺我們吧。”

    “被你甩掉了?”姜天意有些難以置信,下意識的問道:“他們整整有六個人,還有兩個上位神王。

    尤其是秦棟,實力突破到八重境了,你是怎么甩掉他們的?”

    想起這件事,他晃了晃還有些昏沉的腦袋。

    三天前的記憶,逐漸變得清晰。

    他依稀記得,在他昏迷之前,紀天行開口說了兩句話。

    就是那兩句話,讓秦棟和百煉古宗的人,如同見鬼了一般,恐懼到極點。

    然后,還不等紀天行露面,秦棟等人就亡命般地逃走了。

    想到這里,姜天意愈發覺得不可思議,滿腔疑惑。

    紀天行沒有解釋,只是語氣低沉的道:“你的傷勢較輕,很快就能恢復,但姜天生的傷勢……”

    提到姜天生,姜天意的心頓時揪緊了。

    他連忙扭頭打量四周,尋找姜天生的身影。

    “九弟呢?他的情況如何?我記得他身受重創,還被秦棟那個畜生斬斷了右臂……”

    姜天生本就傷勢頗重,右臂被斬斷之后,更影響持劍和施法。

    這對姜天生來說,絕對是沉重的打擊。

    紀天行拍了拍姜天意的肩膀,安慰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姜天生的傷勢,確實太重了些。

    不過,你也別太擔心,他沒有生命危險。

    我已經出手鎮壓了他的傷勢,但是他那條斷臂,卻不是短期能接上的。

    等他回到神引洞天,姜族有大量的神丹妙藥,肯定能幫他恢復如初。

    只是,他想恢復到巔峰狀態,起碼得十年以上……”

    聽完這些,姜天意稍感安慰,對紀天行拱手一禮,道:“那我在此,代九弟謝過天行公子。

    而且,這件事我也會稟明族長的。”

    發生了這么大的事,他當然要稟告族長。

    一是感激紀天行的救命之恩,希望姜族給予相應的饋贈和禮遇。

    二是讓姜族的強者們,幫他們報仇雪恨。

    紀天行點點頭,不再多說什么。

    “好了,你若沒事的話,可以去看看姜天生。”

    說完,紀天行回到大殿中間坐下,閉目養神的同時,掌控著行宮的神陣。

    盡管,神陣處于自動運轉中,天意行宮也如神艦一般,筆直飛向西南方。

    哪怕紀天行長時間不操控陣法,也沒什么影響。

    但他還是要盯著神陣的運轉,監察行宮周圍幾萬里的動靜,以防有突發情況。

    姜天意從地上坐起來,運轉神力清理了滿身血污,這才起身朝密室走去。

    大殿角落有一條通道,連接著好幾間密室。

    他打開最后一間密室的大門,進入密室里看望姜天生。

    情況果如紀天行所說。

    姜天生的傷勢穩定了,但還處于昏迷狀態,躺在神陣中被神光籠罩著。

    療傷神陣自動運轉,持續不停的滋養著姜天生。

    見此情景,姜天意松了口氣,轉身離開了密室。

    “此處離神引洞天不遠了,天行公子應該知道路線。

    就由他來操控行宮吧,我先閉關療傷幾天……”

    心里這么想著,姜天意進入自己的密室中,服下神丹開始療傷。

    ……

    不知不覺,半個月過去了。

    此時,天意行宮早已進入南風域,正在高天上疾馳。

    距離神引洞天,只剩下兩天的路程。

    姜天意結束了長達半個月的療養,起身走出了密室。

    此時的他,外傷都已處理完畢,看起來沒什么異常了。

    只是他的內傷還需療養,實力依舊虛弱,只有巔峰時期的四成。

    他的神識擴散開來,觀察周圍天地景象。

    看到熟悉的山脈與叢林,他的心情徹底放松下來,并充滿了期待。

    “歷經那么多艱險,總算要回家了!”

    這不是姜天意第一次離開神引洞天,卻是他最迫切、最想回家的一次。

    他來到大殿中間,向紀天行拱手一禮,打了聲招呼。

    然后,他坐在紀天行面前,與之攀談起來。

    “天行公子,這半個月來,咱們沒遇到什么麻煩吧?”

    紀天行搖了搖頭:“無人跟蹤,也沒人截殺我們,百煉古宗的人應該沒那么快。”

    姜天意又問道:“再有兩天我們就能回到姜族了,要不要我傳訊稟報族長,讓他們準備個歡迎儀式?”

    紀天行擺了擺手,道:“不必了,太麻煩。”

    “果然,公子還是一如既往的低調。”姜天意笑了笑。

    沉默片刻后,他問出了心中深藏的疑惑:“天行公子,之前百煉古宗的人攔截我們,你壓根沒露面,只是說了幾句話。

    怎么就把秦棟他們嚇成那樣,恐懼萬分的逃跑了?”

    雖然,姜天意早就猜到了紀天行的名號,也從秦棟等人的口中,得到了確認。

    他知道,紀天行應該就是當年的劍神。

    但他沒有直接挑明。

    他更感興趣的是,劍神當年做了什么,竟讓秦棟等人恐懼至此?

    紀天行神色淡然的道:“姜族和百煉古宗是宿敵,當年我曾幫姜族打壓過百煉古宗。

    另外,百煉古宗也確實得罪過我。

    所以,我給了百煉古宗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

    姜天意聽得入神,腦海中冒出許多種畫面,幻想著各種各樣的可能。

    他很想知道,那個終生難忘的教訓,究竟是什么樣的?


同類推薦: 戰神狂飆劍道通神至尊劍皇神印王座武神血脈斗羅大陸II絕世唐門絕世武魂百煉飛升錄

金吊桶香港论坛